笔趣阁 > 游戏竞技 > 再活一万次 > 第三百六十章 只是试试,保证规矩

第三百六十章 只是试试,保证规矩

回去的路上,肖霄开着车,想着,不由觉得她此刻,是不是跟刚开始跟陈问今在一起的黄惠一样缺少安全感了?黄惠因为在一起的开始太反常,以至于担心陈问今是关于玩弄人感情的骗子。

而肖霄,担心的是陈问今会否不珍惜她这个太容易。

“陈问今,你会不会觉得,我的感情太容易得到了呀?”肖霄决定了解下陈问今的想法,否则,她真的很难停下乱想。

陈问今沉默有顷,似乎在很认真的思考,片刻,一本正经的望着肖霄问了句:“你的意思是,清河那样的架让我再来几场?增加点人数?还是说避免你撞车的紧急抢救再重复几次?”

“讨厌啦——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!”肖霄觉得这回答缺乏诚意,跟开玩笑似得,但是想了想那两件事情,又忍不住笑了说:“当时我也吓死了。我不是说你没有付出之类的意思,是说,一般是男的追女的,各种心思巧妙,想方设法的献殷勤,最后才表白嘛。”

“两个人是否彼此喜欢,第一眼注视时彼此就能知道几分,再一次、再一次,那就明白的更多了。这些增进感情的形式可以是在牵手以前,也可以是在牵手之后。再说了——”陈问今又继续说:“我早说过了,我很早就喜欢你,本来就想追你,只是一直太自卑了,不好意思……不是,你这反应不合适吧?不至于憋不住的笑出来吧?”

“不好意思。”肖霄也觉得是不合适,却又说:“可是你能不能不要用自卑这个词,我想假装相信都做不到,忍不住就想笑!我真不知道你字典里有没有自卑这两个字!我的疑问很认真!”

陈问今也忍不住笑了,肖霄笑着,边自开车还忙里偷闲的看了看他说:“谢谢你照顾我感受,故意说成是你对我蓄谋已久,我很喜欢。”

“本来就是!只不过有那么凑巧,我们恰好情投意合。”是啊,在陈问今的记忆里,像肖霄这种感受的人不止一个,这种情况就应该一口咬定,无论真假,伴侣都愿意相信是真的,那会给予对方更多的安全感。

反正肖霄这样的,怎么蓄谋已久都属于正常状态。

“小高和大熊两兄弟感情真好,桃子也挺好的,在学校都看不出来她已经承担了那么多家庭负担,学习成绩也还不错,我们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帮帮她们?”肖霄末了又补充一句:“虽然我不想评价阿豹,但我觉得小高他们更值得帮助。”

“维护他们稳定的状态就是最好的帮助,没有对应的掌控能力却拥有过多的财富,其结果阿豹已经用事实验证了。他们现在本身就在一种幸福的状态里,也并不是缺钱生活,给予更多的提升不大,反而很可能破坏这种状态。如果他们遇到什么意外情况打破了平静幸福的状态,我会帮忙。”

“这么说也有道理。阿豹真的是没能力掌握拥有的资金。”肖霄觉得小高她们的状态,跟她记忆中家里钱还不多的时候那样,虽然没有享受安宁的资本,但父母的状态很积极、很有奔头,相聚的时间也多。

这么想着,她车也开的慢了。

“开这车不飚挺难受的,我妈今天跟我爸商量,说是打算买台给我用,让我别开手续有问题的,恐怕影响不好。本来我不太愿意,现在想想,不飙车的时候确实需要一台舒适度更高的车了。”肖霄充满热情的提议说:“要不然,还是开一样的?”

“行!”陈问今没什么想说,对于肖霄而言,理由就可以如此简单,时常会有一起出去的情况,她希望车也成双成对的心愿当然要满足咯。

“这两台不卖可以吧?让它们一起在地库里偎依着睡觉觉,偶尔我们想飚车的时候再找它们玩。”肖霄都想好了,陈问今自然说这主意真好了。

肖霄又有点不确定的问了句:“是不是有点、太浪费了?”

“是的。不过,你高兴就好,我也也确实有舒适性的需求,并且在可接受的浪费范畴内,所以就不必在意了。”陈问今如实回答,因为这会成为肖霄以后考虑时的衡量准则,他如果给予错误的个人情况反馈,那肖霄以后有诸如此类的事情时就会建立在错误的信息基础之上。结果不言而喻,他一直勉强忍受,而肖霄却会误以为他一直很喜欢。

知道了陈问今的想法,肖霄很高兴,没有心理负担了。

车开回小区外的马路时,恰好看见阿豹左拥右抱的搂着两个女的从发廊里出来,其中一个肖霄见过。

“这是什么情况?阿豹请她们吃宵夜吗?”肖霄脑子里就没有三人行的概念,自然就觉得这情况、这时间,可能性最大的是去吃东西。

“我猜阿豹是想同时照顾那两位的生意吧。”陈问今委婉的提示肖霄。对于阿豹,他是无话可说了,最近这样了,阿豹还是一种痴狂状态,俨然是不把最后一点钱彻底花完就停不下来。

大概这就叫做,不见棺材不流泪吧。

肖霄想了想,有点不可思议的问:“还可以这样?你是不是也喜欢?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陈问今看肖霄脸颊微红,嘴里却说:“没有正面回答。”

“回答了!假如有两个你的话,我应该就喜欢三人行了。”陈问今如是说,肖霄就笑了,嘴里说:“两个我也不行,另一个我不许你搭理!”

停好了车,两人手牵着手在早草地上散步,陈问今提议说:“买点吃的上去看电影?”

“想早点洗澡睡觉。”肖霄看了眼时间,电影没看完估计就困了,她怕明天会有黑眼圈,不敢耽搁太晚。

“你回去也是洗澡,上去也是洗澡,去我那洗吧,那浴池你都还没用过呢。”陈问今拉着她走,肖霄连忙说:“你想什么坏事呢?不安好心的样子。”

“没有!你总得试试浴池舒不舒服吧?真的,就是试试而已。”陈问今拉了肖霄上楼,开了门,卧室里的床垫已经换了新的,屋里的钥匙也留下了,王帅说赔新的就赔了,说是今天也就没拖拉。

Copyright@2020